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点点温暖

春暖花开。。。愿

 
 
 

日志

 
 

2007年9月14日  

2007-09-09 12:50:24|  分类: 午夜梦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怀念

         米苏拿出一叠厚厚的草纸,她准备演算高数习题,这些天她已经被高数弄得焦头烂额,今晚趁着来上选修课将习题重新演练一遍.选修课是装饰艺术设计,这本不是她喜欢的课,可没办法为了拿那2个学分再讨厌也的来.所以米苏一直以来都很固执的坐在教室倒数第二排靠窗户边上的位子.因为那里有暖气,不会特别冷,而且可以望到较远的地方,任思绪远远地飘荡.

    此时正值三月.这个海滨城市的天总是阴沉沉的,几乎每天都有绵绵细雨落下.就像米苏的心情一样,浓得久久不能化开.她又读完了一本关于特殊教育的书,合上最后一页的时候她轻轻舒了口气,心隐隐地有一丝微痛的感觉.

  雨点落在玻璃窗上形成水流将米苏的视线阻挡,眼前一片模糊.米苏摇摇头,重新坐直调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写字的时候右手上的手链总会触到桌面,手链那条白色的小鱼都被打磨的圆润了许多,已经不是当时那个有楞有角的可爱小鱼了,尽管这样米苏仍不愿取下,因为这是唯一能让她感知易铭的东西.

     (二) 2004年 秋  相遇

  本来以为参加完高考到越远的学校读书越好,可以不受父亲的管教和母亲的唠叨.而且米苏从小有个愿望就是到一座有海的城市生活几年,所以在看到这所大学这座城市的时候她几乎没超过30秒就对好友说,就她了,我要到蔚蓝的大海边作个美丽的公主.就这样米苏在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到达目的地.拖着沉重的大皮箱像个无头苍蝇到处乱撞走在偌大的校园.她不知道上哪儿去报到.米苏自言自语小声嘟囔着:"不是都说大学里有很多绅士吗,怎么我就一个都没碰到呢?" "需要帮忙吗?"一个很成熟却又带有几分调皮的声音在米苏的右上方响起.

        米苏抬头,一个很俊朗的大男生,脸上还荡漾着说话时露出的笑容.不过这不是米苏喜欢的类型.一看他就知道是个花花大少,米苏打量着眼前的男生心里想到.于是马上回达,噢,谢谢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转身就要走.

       "这个校园可不是一般的大,足可以让你观赏一上午的,如果再多绕几个教学楼说不定今晚你都不能顺利入住哦!"

       米苏很无奈的回头,摆出讨好的笑脸."那么帅哥,新生报到在哪儿,能否劳驾您------"还没等米苏说完他提起箱子 露出大大的笑容,"走吧,我带你去!"

        到了报到处.那是个很大的教室,  米苏和帅哥刚踏进教室一个很漂亮的女生站起来问候,"师哥,你怎么来了?"米苏回头看身后的男生,再看美女,然后低头填表.听到那个人给了一个很暧昧的回答,"噢,我和她来办入学手续." 他将那个'她'说的很清晰很温柔.就这样米苏终于成为一名大学生了.出来后米苏眯着眼睛笑笑地问:"那美女喜欢你吧!" "对了,我还没介绍自己是吧.本人易铭,容易的易,铭记的铭,男人未婚亦无女友,专业教育学,身高183厘米,恩就这样,易铭."

       "我有说要调查户口吗,还是你先入为主想调查我的户口啊?说完了是吧,说完了我走了,谢谢你的帮忙!"

         "喂,别这样嘛,我错了,你不用自我介绍的.米苏,学新闻的,内蒙古人------"

        "你怎么知道?"米苏气呼呼地很吃力的质问.

         "噢,刚才注册的时候看到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视力太好了没办法."

         就这样一路上俩人都在吵闹着像老朋友一样.临走时易铭给了米苏电话号码,并嘱咐要打给他.

               (三)     2005年   夏  相知

         五一假期的第二天早晨米苏还舒适地躺在床时,易铭的电话已经打了进来.硬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阳光下的易铭像个天使一样给米苏一种温暖的感觉,让米苏忘掉疲倦,开始了新的一天.他的身边放着两个超大型的尼纶袋,摸上去硬邦邦的.

         "这是什么?"易铭只是笑而不答.拉着她朝公交车的方向走去.

         米苏从小就晕车,坐公交不到半小时就吐得稀里哗啦的.依她的经验只要睡一小会儿就好了.于是在车子走走停停地摇晃中米苏的头自然的靠在了易铭的肩上.不知过了多久,米苏终于醒了.当她发现自己的小脑袋正侵占别人的'地盘'时,装作很轻松的样子开始说说笑笑.

          他们的目的地是郊区的一个聋哑学校.那里有20多个孩子.当他们看到易铭的时候都有一种喜悦之情流露出来.易铭放下包跑到他们中间边说边用手语与他们交谈着,仿佛自己也是个孩子一般.愉快的笑声由房内传出,让人根本不会相信这些天真快乐的孩子有什么缺陷.

          校长是个四十多岁的女教师.她告诉米苏,从大一开始易铭每个月都会来这里一两次,每次都为孩子们带一些书籍、食品和玩具,几年来从未间断过。所以这里的孩子都特别喜欢他。

         吃饭的时候,易铭都会给孩子们夹菜。他甚至用小勺一个接一个给孩子们喂饭吃,然后用手轻轻擦去孩子嘴角的饭粒。动作里充满怜惜和爱护。看到这些米苏突然觉得易铭比以前更高大,也比以前更可爱了好多。没想到那么大一个男生竟会有如此细腻的情感,而且还是对一些特殊的孩子们。

         回来的时候,易铭坚持要步行一段路程。这样米苏才不会吐得那么辛苦。两个人默默的走着,谁都不愿首先打破这安静。走了好久,好久。

        “你什么时候学的手语?”

        “高二就学了。我一直想做一名特教老师。”

         “一个男孩子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呢?”

         “还是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在街头看演出,那些表演者竟都是失聪或失明的人,但他们唱的歌特别好听,跳的舞也特别美。我看着他们想了好多,具体想什么我忘记了,但从那时起我就对自己说我要做个特教工作者。”

           “后来上了大学,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这种想法更强烈,于是我就来到这里。当我第一次用手语和一个小女孩交谈时我紧张的不得了,我觉得那些孩子真了不起,觉得手语真是一种特别神圣的工具。到后来我越来越喜欢这些孩子,喜欢这份工作,于是就一直坚持了下来。”

          “有时侯我累了也会来这里,看到孩子们见到我时那一张张纯真的笑脸我觉得我很幸福、很幸运。至少我听到过父母的谆谆教诲,听到过海浪的波涛阵阵,听到过人世间许许多多美妙的声音。”

        米苏听着这些话,每一句每个字都震撼着她的心灵,她从没想过平日里那个阳光少年的心里会有如此多她所不知的想法,会有这么多令她感动的故事曾发生在他身上。这完全不是她所认识的易铭,而这个易铭让她好心疼。

        那个暑假米苏没回内蒙古。她和易铭去了特校,与孩子们一起生活了一个多月。孩子们教米苏学手语。他们和孩子一起参加晨练,吃中饭,给他们讲故事,陪孩子们愉快的度过每一天。米苏说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哪个假期过的如此充实又有意义。她会永远记得这四十天,说这话时她没用手语,易铭正和一个男孩摆积木。

             (四)   2006年    冬    消失

           2006年八月份易铭就基本正式开始了在聋哑学校的工作。这一次他是以一个特教老师的身份去那里的。学校里来了一个有自闭症的小女孩,叫天天。因为药物中毒而导致天天失聪,此后就有了自闭症的倾向。

         易铭发现小天天常常一个人很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一呆就是二三个小时,从不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也不曾看到她用手语与人交流。针对小天天的情况易铭每天都抽出半小时的时间和她交流以培养感情。这类儿童在记忆力和感觉运动方面的优势,帮助她树立自信心,而且每次米苏去学校时都会很刻意地去和天天接触,以克服她在语言方面的障碍。

         尽管学校的工作很忙,易铭还是会很按时的每周二、周五打电话给米苏。告诉她学校的情况,天天的情况,并嘱咐米苏要照顾好自己。每晚睡觉前米苏总会把手链解下来放在枕头下面,心里说易铭晚安!手链是易铭离开学校那天给她的,说是当作他离开校园给她的纪念物。

        就在十一假期初一通电话之后,再也没有了易铭的消息。米苏以为学校忙可两周后依然没任何消息。于是米苏到学校找他,可老师们说他走了,不会再回来了,孩子们也不知道易铭再哪里,小天天的病似乎比以前更严重了。这一切都来的好突然,令米苏费解。她似乎感觉到大家有事瞒着她,可又不知道找谁来问个明白。她知道易铭多么爱特教工作,多么喜欢孩子,他不可能莫名其妙的离开,就算真要到哪儿也会和她说一声。可事实是她的确不知道易铭的去向,仿佛世界原本就没有这个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她只能日日夜夜戴着那条手链,因为它是他来过的最真实的证明。

        期末测试完后,米苏一直呆在易铭的特校,等他回来。老师、孩子们对她的热情一如从前,仿佛真的什么也不曾发生。既没人赶她走,也没人对她提及关于易铭的一切。米苏每天都和天天聊天,其实是米苏一个人不停的说。她说第一次见到易铭,说易铭在她感冒时为她买药、打饭,说她脚疼时易铭背着她走了好久才去医院,说易铭在运动会上的精彩表现,说所知道的关于易铭的一切。

           原来自己这么了解这个人,两年多的相处自己已经习惯了被他关心、照顾。自己生活的每个细节几乎都有他的影子。对他的熟悉让自己错误的以为他本来就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英雄。

         回家过完年米苏迫不及待的赶回来。心想一定是易铭在和自己闹着玩失踪故意让她着急。回来,依然没有易铭的音讯。

                     (五)   2007年       初春         寻找

           新学期课好多,可米苏却没有心思去学习。近来的雨水绵绵不断,就像米苏的心情千丝万缕乱如麻,始终找不到头和尾。

          三月的第三个周末,米苏又去特校了。像以前易铭一样为孩子们带去了好多他们喜欢的东西。看着雨水的洒落米苏哭了,一只小手轻轻地为她拭去泪水,一个柔柔的声音“苏苏姐姐,你为什么哭,我就从来都不哭,易铭哥哥说哭就不是坚强的孩子。”是天天,天天在说话,她终于开口说话了,而且还提到易铭。米苏不知道自己是激动、兴奋还是什么。她搂着天天哭了好久------

           那天走的时候天天一反常态,一直拉着米苏的手不放,无奈老师只好允许她送米苏出校门,由一个特教老师陪着。在告别时米苏轻轻地抱了抱天天,天天说出了一句让她颤抖不已的话,“易铭哥哥在医院。”

                        (六)     2007年    初夏        守护

           再医院里,隔着厚厚的玻璃米苏看到那张思念已久的脸。那张脸依旧干净、俊朗,只是多了些许苍白,没有任何表情。

           易铭外出发生车祸。没有死,也没有醒来。

           女校长给了米苏一摞易铭的日记。大部分是关于聋童康复状况的和其他一些相关摘抄。有两本是私人日记。

                           2004.9.7       晴

            在校园里我碰到一个可爱的女孩儿,大一新生。------

                          2005.4.15      晴

            今天,苏苏跑步把脚扭到了,医生说没事可我还是好心疼------

                         2005.5.3           晴

            我带她去了特校,我想让她多了解一点关于我的事情。我挺‘阴险’吧,没办法我喜欢她!

                         2005.7.19        热

            今天我听到苏苏说她不会忘记这个难忘的暑假。当时我装作没听到,她好象挺失望的样子。嘿------

                        2006.8.1           晴

           要离开校园生活了。我真舍不得,舍不得的太多了!------我买了一对情侣手链,链坠是一条小鱼。我希望她像鱼儿一样快乐!------我没告诉她我有手链的另一条。

                      2006.11.20         小雪

           ------刚才打电话时我好想告诉她其实我喜欢你,可终究没说。

           日记的第一页是一段英文:IF  I  were a tear in your eyes, I will fall to kiss your lips; but  if  you were a tear in my eyes, I  will not cry because I  am afraid to lose you!    米苏捧着日记本往事历历在目。她用手指轻轻勾勒着易铭棱角分明的五官,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易铭累了,他想好好休息,没关系这次我照顾他。

          每个周末,医护人员都会看到一个漂亮女孩儿手捧精美日记本在一张病床前轻声地读着,读着------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